比特幣非貨幣
  虛擬貨幣能夠在現實世界存在,能夠被狂炒,有其合理性。這個所謂的合理性,來自於絕大多數人的恐懼:所有主權貨幣都表現出了貶值的長期趨勢,對抗通貨膨脹只能靠非現實世界的虛擬貨幣。
  何志成
  最近比特幣的價格坐上了過山車。11月28日,日本Mt. Gox交易所,1比特幣價格突破1200美元,在不到一個月內實現超400%的漲幅。在中國市場,11月19日,1比特幣兌換人民幣最高成交價達8000多元人民幣,較今年年初時上漲近80倍,但20日很快出現回落,一度跌至4010元左右。隨後又止跌回升,成交價達到了7045元。
  比特幣近期的暴漲暴跌有著很多非正常因素。今年以來,全球主要國家央行肆無忌憚地推行超寬鬆貨幣政策,濫發鈔票成癮,造成市場風險偏好情緒高漲,投機成風,傳統的投機平臺已經無法滿足廣大饑渴投機客的需求,比特幣正是利用了這一契機。
  在全球貨幣超發的國家中,日本一馬當先。同時,還應該看到,本輪比特幣價格暴漲,有著極強的中國因素:因為市場有著較大的流動性,中國有著強大的投機客人群。過去幾個月,中國互聯網上對比特幣的炒作需求量飆升,交易量在幾個月之內上升了30倍。正是這個龐大的群體,支撐了近幾個月比特幣價格火箭般的崛起。
  比特幣在2008年出現,一直處於分散、匿名、只能在數字世界使用的狀態,具有極強的虛擬性。與傳統貨幣不同,它是由開源P2P軟件產生的數字貨幣,使用遍佈整個P2P網絡節點的分佈式數據庫來記錄該貨幣的交易,並使用密碼學的設計來確保各個流通環節的安全性。
  據說,最初設想並創造了這個虛擬貨幣的人想挑戰一下貨幣的國家主權,看看虛擬貨幣在互聯網上能否交易,如何交易,能否衝擊主權貨幣。直至今天,沒有看到這樣的前景,但未來虛擬貨幣在虛擬金融市場獨樹一幟的可能性不能小覷。比特幣的出現,也反證了現實世界各國貨幣的硬傷。
  很顯然,比特幣的設計者最初有意地針對現實貨幣的人為操控和無止境的濫發——全世界的貨幣都在超寬鬆,唯有一種貨幣有節制,這自然會成為“賣點”。但有一點絕大多數人不明白:貨幣稀缺是大忌,因為現實的貨幣都是與財富的增長成正比的,貨幣太少,流動性緊缺,經濟增長也將停滯。因此,比特幣不是貨幣,稀缺對於貨幣而言也絕不是好事。
  但稀缺性卻是炒作的好題材。目前比特幣的數量是有限的,而且據說,未來比特幣的總量將永久地被限制在2100萬個之內。市場誇大了這一點。同時,比特幣還有一個殺手鐧——“全球流通”、網上交易,這對很多貨幣不能自由兌換國家來說,更是非常美妙的炒作基因。
  可見,比特幣之所以能夠被狂炒,是因為它打著貨幣的旗號,但必須明白,比特幣根本不是貨幣,充其量只能被算作虛擬貨幣。
  但虛擬貨幣能夠在現實世界存在,能夠被狂炒,有其合理性。這個所謂的合理性,來自於絕大多數人的恐懼:所有主權貨幣都表現出了貶值的長期趨勢,對抗通貨膨脹只能靠非現實世界的虛擬貨幣。這個錯覺導致了一個更大的錯覺:很多人以為,比特幣能夠成為真實的貨幣,甚至有一天國際貨幣體系會由比特幣統領。
  其實,無論主權貨幣具有多大的缺陷,比特幣也無法取而代之。貨幣天生具有主權和國家財富背景,完全虛擬的比特幣一旦貶值可能更快,因為它沒有任何財富背景。比特幣之所以能夠吸引眼球,恰恰因為它不用承擔主權貨幣的職能。比特幣設計者其實深知這一點,因此有意識地“揚長避短”。所謂長,是指它的炒作功能;所謂短,是指它購買現實商品的功能。
  因此,比特幣天生就是玩物,無非是讓手持大量真實貨幣的人玩一玩而已。有人說,比特幣未來能進入現實世界,最終可充當國際間商品交換的媒介,這是不現實的。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都能充當一般等價物,但只有超強國家背景、超強經濟實力做支撐的貨幣,才可能成為現實世界中的世界貨幣,充當全球貿易的一般等價物。如果僅僅是嘗試性地網上買賣一下,炒作一下它的貨幣功能,任何東西都有這種可能性,但終是無法撼動現實世界中的世界貨幣體系的。
  所以說,比特幣更現實的作用就是投機,更直白地說就是賭博,如同網絡炒黃金外匯,滿足一部分人的賭博需求。但有一點必須看到,正因為現實世界存在賭博需求,比特幣才能一點點地從虛擬金融市場侵入到傳統的貨幣體系市場中,因為傳統的虛擬金融市場已經無法滿足這類人的賭博需求。
  現實世界需要有一點點炒作,也不能完全禁止賭博,因此需要適度地容忍一點點炒作,尤其是對比特幣。市場經濟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投資與投機不可能完全分清楚,市場經濟既有糾錯的功能,也有將錯誤進行到底的功能。因此,政府應該更多地註意啟動市場的糾錯功能,避免市場的錯誤極端放大功能。
  (作者系中國農業銀行總行高級經濟師)
  來源:2013年12月16日出版的《環球》雜誌 第24期
  《環球》雜誌授權使用,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繫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fish

ns57nsfo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